要狠狠撸_草榴是什么_嗯嗯撸怎么看不了了_百撸__日日撸_撸撸网_撸撸鸟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whxtx.com

恶欲之源 第十九章 法劫

时间:2018-09-17 迷人的酒井法子由录音室走出来,数小时的连续录音已令她疲惫不堪,她缓缓披上了一件鹅黄色的披肩,听着监製的意见。长气的监製连绵不绝的发表着他独特的见解,令沉着的法子也不耐凡起来,于是缓缓地看着手錶,暗示给那比八十岁阿婆还要啰嗦的监製,她赶时间这事实。时间已是晚上八时半,离与丈夫的约定已迟了整整半小时,丈夫现在一定等得很心焦。   一想到温柔的丈夫,法子已不期然由心底笑出来,想起初相识的日子,那男子简直就好像地狱里的恶魔一样,谁也想不到只不过短短两年,那男子竟化作自己掌心中的小绵羊,世事真的很奇妙。   幸好长气的监製知道自己再讲什么也只不过是对牛弹琴,于是只不过再做了短短五分钟的最后总结,已放法子离开让她一家团聚。   法子急忙离开大厦,一边急行着一边望着手錶,离与丈夫约定的商场还要步行多十五分钟,视线已不期然停在一旁的工地上,若穿过工地应可减少近七、八分钟脚程,但是法子的心里也不禁十五、十六。由于附近的环境太过安静,说不定工地内有意想不到的危机,不过最后法子深吸一口气,决定走进工地之内。   在漆黑的工地内才行了两、三分钟,法子已越来越后悔自己的决定,工地里的环境虽说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能见度却不见得太理想,而最要命的是这里的隔音设备令外面的人完全听不到这里的任何声音。   正当法子越想越惊的时候,不好的预感竟真的成了事实,法子的身后竟传来了冷冷的淫笑声︰「终于被我等到了,亲爱的酒井法子小姐,真幸福今天竟等到你落单的时候,而且还是在如此良好的环境。」   法子慌忙回头察看,眼前是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满面鬍鬚,一看也知道不是善类。法子由对方的淫笑声清楚到对方的意图,于是转身拚命逃跑。可是男人又怎会让到口的美食白白落空?一个箭步已将法子推倒在一旁的荒地上,同时紧紧地按着法子的腰肢,粉碎了她拚命的抵抗。男人细细打量着身边的良好货色,慾火一早已烧得又洪又烈,也不浪费时间已一把撕开法子的长裙,令法子那雪白诱人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之中。   男人兴奋得舔了舔嘴唇,讚歎道︰「真是意想不到的极品,想不到生过小孩的女人竟能维持住这么完美的身材,平时一定很花功夫保养的吧,现在就让我来好好享受一下。」说完已从长裤里掏出早已发硬的阴茎,递到法子的面前︰「怎样,本大爷的家伙大吗?待会你定会爽翻天,说不定会求我来多几次。」   法子屈辱地看着眼前丑恶的男性象徵,那Size还不及自己丈夫的一半,一想到如此丑恶的东西待会便要深插入自己体内,法子已慌忙拚命挣扎着,决意为丈夫保持清白。   男人讨厌法子的反抗,重重一把已打在法子的脸上︰「臭婊子,还挣扎,本大爷今天干定你了!」说完手已按落在法子的大腿上,双手用力分开了法子为保清白而紧合的大腿。   万念俱灰的法子流下屈辱的泪,最后的抵抗被无情的粉碎,法子以前也曾试过被强姦的姿味,但相比起来,眼前的感觉恐怖得多,回想起当时丈夫强姦自己时虽然粗暴,但底子里实在温柔得多,所以到最后竟令自己不自觉地爱上了这男人,甚至为他生下爱情结晶品。   眼前的男人已粗暴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正準备撕下自己的内裤,法子紧合着双眼,不愿看到眼前的一切,泪水却不受控制不停流出。男人亦已做好一切準备功夫,充分硬直的阴茎已进入作战状态,正当他準备撕下法子的内裤,準备强姦眼前的成熟美女时,耳边却再次传来了声音︰「缩开你的臭手!」冰冷的声音毫无一丝感情,但冷得却像地狱里吹出来的鬼风一样。   静待着等候被姦污的法子也听到同样的声音,不过听在她耳内却温暖得多,因为她知道就在她面临被奸辱的紧张关头,她的丈夫已及时来到她的身边,将她带离险境。法子从身体深处涌出力量,乘男人不为意一把将他推开,再躲到丈夫的背后,彷彿那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接下来请先让我解说一下,今天师父本约了法子师母行街购物,而我的身份则是师父运动店里的职员暨得力助手,一同来负责搬运工作(果然是好师父)。但法子师母却迟迟未有出现,等得不耐凡的师父于是沿途寻找,而他也早料到师母会贪快走捷径,只不过想不到刚巧会在这里遇上如此刺激的一幕。   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那个男人见到我们两位猛男也不速速离开,反应气定神闲的打量着我们︰「老公与小白脸也一同来了吗?正好看我如何操你们的爱人。」那混蛋竟敢叫我小白脸,看我打得你卵蛋也缩进肚里去!   不过正当我想出手的时候,师父已一把拉着我,并将我推往一旁叫我留心看着。我跟随师父已差不到两年了,但我却真的从未看过愤怒得几乎抓狂的师父;不,说抓狂还是太温和,师父眼前的情况只能以暴走来形容。眼前的师父就像一头饿得半死的野狼,正準备撕开眼前的猎物,令我不期然想起,这才是真正的午夜奸魔。   师父轻轻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身后的法子师母,然后已转身朝男人迫近,可笑那男人还不知死神将之,仍举起双手摆出一副单挑的姿势。师父冷冷的望着对手︰「说出谁是主谋?我可放你一条生路。」我与法子师母也为之一呆,不过我已随即想到,原来是有人指使的,难怪见到我们也不逃跑。   男人轻鬆的望着师父,拍拍身后的袋子︰「主谋的资料就在里面,有本事就来拿。」随即也像感到不对劲般由腰间抽出一支三尺长的伸缩警棍。可惜师父无视男人手上的凶器,不断朝男人迫近,布帛撕裂声由师父身上响起,只见师父身上的衬衫在他运劲之下震成布碎,露出内里盔甲一般的肌肉。我几乎拍出手掌叫好,老实说我除了程嘉惠那次之外也未见过师父动手打架,但是单看这招北斗之拳式的爆衫,我也知道那男人是死定的了。   男人先发制人重重一棍打在师父的颈上,竟传来了金属撞击的声音。师父可能为免其他人听到我们的对话,于是以广东话解说︰「这是中国硬气功之一金钟罩,我也练得不太好,足足花了六、七年才练成第十三关。」我不禁咋舌道︰「第十三不就是没有罩门的最高境界吗?还说练得不好。」   男人得不到想像中的甜头,于是双手握棍痛击着师父的身体,可惜连翻的攻击也不能对师父做成伤害,反而令手上的武器弯曲起来。男人见势色不对,抛下武器想转身逃走,可是师父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闪电踢出两脚,将男人的膝盖踢得粉碎。男人痛苦地倒在地上,拚命爬着想离开眼前的恶魔,但师父已早一步蹲在他的面前,双手在他身上轻按着,将男人身上的骨骼全按得破裂反插在自己的内脏之上,才满足地取下那奄奄一息的男人的背包,站起身来,最后重重一脚踩在那男人的阴茎上,直至将他的肉棒踩成肉泥为止。   师父满足地望着眼前的杰作,肯定那男人会痛足一整晚才死去,便转身将手上的背包抛了给我,往衣衫不整的法子师母走去。法子师母已先一步扑入师父的怀内,同时送上了热情的小嘴,慰劳其实一点也不辛苦的师父。   乾柴烈火般的二人最后当然回家立即开战,无奈我只有充当司机接载他们回家。才一回到家,师父已急不及待的将师母抱进房间之内,然后随即已传来法子师母春情蕩漾的呻吟声,而我就只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看着手上的资料,同时想着有关师父的一切事情。   二人的激战足足持续了三、四个小时,若不是师父一早暗示叫我留下,我一定已忍不住走出街找猎物发洩。其间法子师母的呻吟声从不间断,而凭声音来看她最少已获得了廿多次的高潮,真想不到如此端庄成熟的美女在师父的玩弄下也会变得这般浪蕩。最后法子师母发出了几下特别响亮的娇呻声,接着已再无任何声息,令我知道她已再次在师父的性能力上得到了彻底的满足。   房门轻轻推开,师父已身穿睡袍轻走出来,轻手轻脚的坐在我的对面,怕吵醒刚倦极而睡的心爱妻子。师父详细地看了由男人手中得到的资料,一边对我解说着刚才展示的武术。看到仍精神亦亦的师父,我更加想去偷窥睡房内法子师母的情况,不过那当然只是想想可以,我真的不想步那男人的后尘,只是几可肯定法子师母一定被师父干得烂泥似的全面投降,场面一定非常可观。   师父再三细看了资料,最后在上面圈起了细节,便将整份资料递回给我,头也不回地走回睡房里去。我当然明白师父的意思,只要内里写的是女人的名字,我一定会替师父好好招呼她,现在我只希望内里的对象能年轻貌美一些,让我玩起来也能过一过瘾。   我重新打开了文件,只见里面当眼处以红笔写上了名字︰「籐园纪香」,你也算得上是犯贱,竟敢动我师父的女人,待会我定要你尝尝我铁棒插穴的滋味。   我一刻也不愿停留,先回房中取回我的奸魔工具箱,已直接驱车前往纪香的住所。由于我抵达纪香住所时已是半夜三点钟,所以我毫无困难地潜入了屋内。我冷静地打量了屋内的环境,轻巧地避开了一些小儿科的防盗陷阱,直接进入了纪香的睡房之内。我冷冷地走到纪香的床前,看着床上早已睡得香甜的美人儿,纪香身上只穿了一件银色的性感睡衣,完全展露了美好诱人的成熟身段,与及修长性感的大半截美腿。引得我的小弟弟已急不及待充血硬涨起来,要与这成熟诱人的大姐姐好好亲热亲热。   我当然不能如此心急,全因我要先在房间内架起摄录机,以拍下一会儿上映的五级激战,再关上隔音的窗门,以免待会纪香的呻吟声影响到别的邻居,扰人清梦那就不太好了。我仔细地察看了一次以免遗留,才回到了纪香的床边,也是时候叫醒我的睡美人了。以我残暴的个性当然不会选用太温柔的方法,重拳已照準纪香的小肚子一拳轰去,纪香随即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还未来得及呼叫,已被我按着小嘴按回床上。   纪香察觉到陌生男人的不轨意图,慌忙挣扎起来,我就是最怕她死鱼般的样子,越挣扎,干起来就越过瘾,手已一把掌掴在她的面上,再在她的小肚子上补多一拳,痛得纪香有气无力的蜷曲床上。   纪香按着小肚子问︰「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请千万别动粗。」我淫笑着摇摇头,同时以动作告诉她我的所需,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往床上的纪香迫近。   如此直接的身体语言即时令纪香彻底明白︰我就是要操你!纪香慌忙想逃出睡房之外,可惜我已先一步拉着她的长髮,硬生生地把她拖会床边,再一把撕去她身上的睡衣。丰满的双峰随即破衣而出,我狠狠抓着她的一双乳房,不禁感歎真是大得不能一手包容,手已无情地狂捏猛扭着,直痛得纪香面容扭曲。「很挺吗?连乳罩也不戴,一定信心十足,待我捏得你奶也挤出来。」说完便将手指深陷入纪香雪白的乳肉之中,清清楚楚的将指印烙在她的豪乳之上。   奶是挤不出的,但眼泪却挤出了不少,只见纪香早已痛得泪流满面,却出奇地没有发出呻吟,显然知道呻吟只会更刺激我的兽性。看来纪香姐的被奸经验丰富,不过我的奸女经验也不少,我偏偏要弄得她叫爹叫娘。手指已紧紧将纪香的一双乳头夹起,狠狠的往外拉拔,纪香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哀叫,身体已更剧烈地扭动起来,我突然放开双手,令她的乳头弹回原位,如此连续数次,直至将纪香姐的一双美乳摧残得又红又肿。   我将纪香的身体扳转过来,再将硬直的阴茎硬塞在她的双乳之中,享受着箫塞丰乳中(消失风雨中)的乐趣,纪香的乳肉柔软紧密的包容着我灼热的分身,令我不自觉地在她的乳隙之中抽插起来,每一下的抽送也令龟头狠狠撞进纪香的性感红唇之内,我再迫纪香以她的小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动着我的马眼,令我的快感以倍数计的增加。   我放开纪香的双乳,在纪香来得及反应前,已将长长的利剑直插入纪香的喉深,我抓着纪香的头卢来回抽送,让硕大的龟头磨擦着纪香紧窄的喉咙肉壁。我一寸一寸的将分身挤入纪香的喉内,直到她连我的一双卵蛋也含入嘴内,火热的肉棒挤开了纪香的喉深,这才算得上是正正式式的深喉。   呼吸困难的纪香一边吸啜着我的肉棒,一边以舌尖舔弄着我的春袋,如此懂事的婊子我当然要给予鼓励,深入纪香喉深的阴茎已然精关失守,无数腥臭混浊的白液已直注入纪香的食道之内,我当然不愿宝贵的子孙浪费在纪香的胃窝里,慌忙抽出洩射中的钢棒,让多余的精液以零距离雨点般打在纪香的脸上,再顺势喷射到她高耸的乳房上。奶白混浊的精液喷得纪香一脸俱是,而一丝奶白精柱亦由纪香的嘴角慢慢流出,显示出她的小嘴内同样亦布满我的纪念品。我当然不容她浪费我辛苦挤出的补品,我先要纪香吞下嘴内的精液,再迫她伸出了小香嘴,舔回肉乳上的精浆。   我在近距离欣赏着纪香吸着自己的乳房,分身已再次硬挺起来,离上次干叶佩雯已差不多整整一星期,累积了一星期的弹药,我今晚定要在纪香的身上狠狠打足七发。我将纪香反转以后背式按回床上,手已按落在纪香的阴户间,先以指掌探一探深浅,食、中二指已急不及待的挤入纪香的蜜穴内,轻轻扣挖抽插着。这淫妇当然老早已不是处女,只不过我却估不到她的烂穴竟如此鬆动,足足容得下我的四根手指在她的穴内抽插活动着,纪香仍一点也不在乎。   生气的我合紧手掌,一拳抽插入纪香的嫩穴内,以拳头玩弄着她的烂穴,同时左手的食、中二指以转穿入纪香的菊穴之内,探索内里的环境。前后两个小穴遭到夹击令纪香痛苦得扭动起来,我却失望地抽出了拳头,上面布满了纪香又浓又稠的淫水,我现在只好寄望袋中的那支收阴霜,祈望它能发挥效用。   我将药霜满满的涂在自己的手掌上,再将手掌再次轻插入纪香的嫩穴内,被将手上的药霜抹在纪香的阴道肉壁上,刺激性的药霜含有强烈的春药成份,令纪香的阴道不断潮水般涌出爱液。   我随手拿起一个空的啤酒樽,将细长的樽身塞入纪香的蜜穴内,让那无数的淫蜜收集在樽身之中。药效发生作用需要大约半个小时,我当然会把握机会玩弄纪香的另一个小穴,阴茎己突如其来的直插入纪香的后庭之内。纪香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菊穴同时涌出了血丝,还好后面仍是处女,却毫不怜惜的大力抽送起来。   冒着热气的火车头钻进紧窄的山道,艰难地开闢着通道。纪香最后的处女果然非一般紧窄,幸好我身负「鸠阴真茎」(九阴真经)神功,在我强猛腰力的运送下好不容易才将长大粗壮的分身全送入纪香的后庭之内,纪香早已痛得香汗淋漓,有气无力的扭动着,抵受着我一下一下的抽送,最后任由我将精液填满注入她的后庭之内。   我满足地抽出了阴茎,血丝混和着浓精由纪香的菊穴口慢慢渗出,我当然不会如此快便满足了我的兽性,于是一把抽出纪香仍深插阴道内的玻璃樽,里面果然已装满了一支纪香的新鲜爱液,我随手将啤酒樽放往一边以留待后用,才刚再次硬直的阴茎已塞入纪香久违了的嫩穴。   药霜的功效果然不同凡响,纪香内里的阴道肉壁一圈圈缠上了我的阴茎,出尽气力地吸啜套弄着,令我忍不住大力抽送起来,纪香抵受着我的每一下狂抽猛插,早已媚眼如丝,快乐地娇喘呻吟起来。不愧是淫娃,越插落越快乐,才一会儿已洩了出来,用她那灼热的卵精狂喷着我的龟头,这淫娃竟爽得高潮起来。   我不得不佩服纪香,于是改变姿势,淫娃要爽的话我当然会成全她,我要以一柱擎天雄伟的体位好好整治这淫娃。支撑着纪香全身体重的阴茎深深插入她的体内,直抵着纪香淫乱的花心,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球着,快感令纪香的手脚八爪鱼的紧揽抱缠着我,又是痛哭,又是淫叫,已彻底忘记自己正被强姦的事实,合作地配合着我的动作。   纪香的一双乳球在我的面前上下弹动着,更添我的冲劲,我忘掉所有九浅一深、三浅五深等做爱技巧,阴茎每一下也重重的直轰在纪香的穴心处,誓要以钢棒治死这淫娃。而纪香亦合作地洩了一次又一次,被推上了连翻的高潮,不时还忘我地以小甜嘴小香舌回吻着我。   虽然是淫娃,但同样亦有权利得到纪念品,「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纪香亦察觉到我到达了爆发边缘,双脚紧紧缠绕着我的腰肢,阴道紧紧吸着我的阴茎,子宫口更不停吸啜着我的龟头。   既然这淫娃也渴求着我的精液,我当然不会客气了,重重的往纪香的穴心一顶,人已将她再次压回床上,精液迅速狂喷入纪香的子宫之内,留下我到此一游的印记。纪香的子宫虽然已被注满,但那顽皮的子宫小嘴仍贪婪地吸啜着,将随着我分身每一下脉动所喷出的精液深深吞入子宫之内。   淫娃即是淫娃,纪香满足地躺在床上,任由阴道内的精液缓缓倒流而出,正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我当然不会忘记师父的吩咐,我定要好好招呼她,于是便从袋中取出SM用的工具,先将堵塞球塞进纪香的嘴内,再将绳绕到她的脑后紧紧绑起,然后用手扣将她双手反剪紧扣起来。我以麻绳在纪香的一身细皮白肉上织着龟甲法的细花,故意突出她的一双美乳,再将她的双脚大大地分开绑起,让纪香那吸满精液的无耻嫩、菊穴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   纪香惊觉到男人要的不只是强姦,其实还隐藏着可怕的意图,慌忙扭动挣扎起来,我却无视纪香的反抗,将她轻轻吊在天花板的水晶灯式之上,让这美丽的艺术品悬挂在半空之中。纪香的阴户仍下流的滴着我刚才注入的精液,我由袋中取出一条襄满钢珠的电动阳具,一下子内一过尽根而入,再将电源开至最大。电动阳具在纪香的阴户内龙精虎猛地活动起来,令纪香发出了难过的呻吟声。   我却摸着纪香可爱的菊穴,决定先从事浣肠的恐怖活动。我取过身边那装满纪香爱液的啤酒樽,樽嘴已抵在纪香的菊穴上,双手轻轻一送,已将酒樽刺入纪香经过我细心开垦的后庭内,将那本属于她的爱液,灌回她的后庭之内。我抬高纪香的双脚,令樽内的液体更容易渗入她的直肠内,直到最后一滴爱液都消失在纪香的菊穴内,我才施施然放下她已经开始发抖的双腿,用木塞塞着纪香的菊穴洞口,期待着接下来的好戏。   便意令纪香涨红了脸,痛苦地扭动着,我走到了纪香的身下,忽轻忽重地按着她的小腹,或以手指玩弄着纪香紧含着电动阳具的花唇。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纪香的痛苦却越来越激烈,紧绑着的躯体涌出了汗水,我却残忍地将那电动阳具推得更为深入。终于,纪香的意志达到了极限,紧塞于纪香肛门中的木塞炮弹般飞射出来,紧接着是一堆堆啡黄的异物由纪香的菊穴中狂喷而出,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然后是一道道金黄色的水滴由纪香的尿道口涌出,场面确实十分之精彩。   脱粪过后的纪香再次回复了平静,身体的力气已像完全用尽,我稍为收拾一下环境,再用水稍为沖洗一下纪香的身体,令纪香回复成香喷喷的美人,便抽出纪香阴户间的电动阳具,阳具上面满布了各种的液体,证明纪香其实非常享受这种快乐。我从袋中抽出了长长的皮鞭,纪香见状已不禁花容失色,再次扭动着半死的身体,我淫邪的笑着︰「快感系鞭度?」长鞭已划破空气,打在纪香的娇躯上,利鞭打在纪香的丰臀上,令纪香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长鞭不停舞动着,在纪香雪白的背上、臀上、小腹上、甚至阴户间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红痕,其中有数鞭我更是瞄準着纪香的阴唇狠狠打去,每当鞭头打中纪香的阴核也令她如火烧般扭动起来,实在令我非常之感动。   我玩厌了皮鞭的游戏,于是不怀好意地走近纪香的身边,让她再尝尝我肉鞭的利害。不过在这之前,我却要先为她的身躯加点装饰,我以手指轻夹着纪香的乳尖,再以一支幼长的钢针,自左至右穿越了她的乳头,纪香姐在一声惨叫之后晕倒,而我则抹去她乳头上涌出的鲜血,再在上面扣上了乳环。接着轮到纪香右边的乳头,再一次的刺痛令纪香痛醒过来,纪香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乳房,那一双嫩红的乳头上如今各自紧紧扣起着一个乳环,而环的末端更挂起了一个小铃子,正随着自己身体的晃动而发出着清脆的铃声。   我完成了纪香胸部的杰作,手已自然地伸到她的阴户间,并在肉唇之中找到那湿润的珍珠。我以双指夹起,利针已再次插入纪香的珍珠之内,纪香全身冒出了电击般的可怕感觉,只好任由我在她最敏感的小点上扣上阴环,再在上面穿上了丝带装饰。   我紧紧抓着丝带,将纪香的身躯左摇右摆着,纪香已忘了穿环时的痛苦,只知道自己的阴户间麻痺得淫水也涌了出来,同时乳房上发出了韵律的铃声。我看纪香难受得很,仁慈的我当然会以肉鞭子为她消除痛苦,早已回过气来的阴茎再次进入纪香的体内,令纪香再次疯狂的叫着。   天空已渐渐变得明亮,我乘时间尚早踏出了纪香的香闺,昨晚我足足将累积了一星期的慾望全数发洩在纪香的身上,临离别时我几乎站不直身躯,全因我昨晚真的来了七发之多,一共是口交、性交、肛交各两次,再加一次乳交,直到纪香姐雪白的皮肤上再涂上白白的一层精液,我才满足地点着了汽车的引擎,回去吃那时间刚刚好的早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那一年,我们一起拍的裸照